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麻尔法恭贺你的光临

宁要手里的石头 也不要梦里的金子

 
 
 

日志

 
 

【转载】露宿街头的民工老严  

2018-05-06 18:34:50|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月5日上午,我在和好友周瑞电话聊天中,得到一条信息,他们街道2月11日要在中央门举办一场‘春风行动’的招聘会。我问招聘有什么要求,他说只要无业,身体好,就行。如果对工种不挑不捡,第二天就可以上岗。他告诉我,这次他们储备了近8千个岗位,机会多多。如我这边有人想找工作,可以介绍过去找他,有好单位推荐。哦,这确实是一条好消息。听到这个消息,我就想到了一个人------老严。
也是上个月初,公司在建康路的仓库要搬迁,负责的同事在安德门劳务市场请来了几位民工帮忙,老严就是其中一位。那天他被安排配合我的工作。图书杂志的搬运是累人的,整理捆扎,打包装运,过程琐杂。但老严很卖力,跑前忙后,搬上搬下,总之,蛮拼的。完工时,他跟我说,如果以后有活干,请关照他。我让他留电话,他说他不用电话,一般白天在劳务市场、晚上在龙翔服饰城一带都能找到他。

2月5日那天,天气很冷,晚上我和几位同事在中华路上一家火锅城聚餐。21.30分餐毕,明飞开车送我回江宁。在途中,我告诉他,把我送到安德门地铁站就行了。明飞不解说,刚才涮火锅时,他喝的是椰奶,没碰啤酒,现在不属酒驾。我笑笑点头应,嗯,晓得。我去安德门不是搭地铁,而是去办点事。听到这话,明飞更添疑惑,因为他脸上的神情仿佛在问,这么晚了,还去办事,办什么事啊?

到了安德门,我下了车。进超市买了一瓶水和两包烟,我口渴了,烟是带给老严的,想表表我心意。出了超市,我就往龙翔服饰城赶去。看表是21.50分,说实话,走在路上,我心里也在抓狂。因为老严的信息,我仅掌握一点点。我也知道,这么晚去找他有点冒失,但没办法,因明后几天,我要出差。到了服饰城时,我有点茫然。原来龙翔服饰城的规模还蛮大的,旅馆在哪里?老严又住在哪里!但这时,我看到有俩人坐在台阶上聊天。我上前打听,他们听到是找老严的,有些警觉。能理解,毕竟晚上10点钟了,他们担心我找老严去‘搬家’。但还好,随后其中一人,还是用手指着右侧的方向说,老严就睡在那边门口的过道上。

我道了谢,顺着指引的方向,来到了右侧出入口的过道处。哪里确实有个地铺,有一人正在蒙头大睡,透过被子还能听到他的鼾声。我把他推醒时,正是老严。当他看到我时,表情有些错愕,咦,你怎么来啦!现在想想,老严真是实在人!我原以为,他住宿在服饰城附近的某家10元的旅馆里,没想到是露宿在这过道上。当他得知我的来意后,立即说,11日的招聘会去不了,因为12日他就要搭便车回老家过年了。听到他的安排,我也无辙。只好说,招聘会的事等你节后过来再去看看吧。这时,我把两包烟递给他。他礼貌地道了谢,接过烟后对我说,你走累了吧,在这里坐一会吧,不要嫌弃。呵呵,我也是打工者一枚,嫌弃他什么呢!所以,我也坐到了地铺上。

老严的地铺,简单地说,就是两条薄薄的被子,垫一条盖一条。地铺旁还放着一只尼龙的网兜,网兜里放着脸盆和毛巾等洗漱用品及一双鞋。网兜扎好口后的带子和盖被的一角系在了一起。我想老严这样做,是预防睡熟后,网兜被他人顺手牵羊。说实话,当我坐在地铺上,才感受到什么是真正地接地气,冻脚寒心后背冷。手摸到盖被上也是一股凉气。不奇怪呀,那天是六九的第一天,气温还是零下二度。

当然,坐在哪个环境中,我的疑惑是很多的,忍不住问。天这么冷,你怎么不住旅馆呢;睡在这里你怎么能吃得消呢。老严解释说,习惯了。现在天气冷,就早点睡,等睡定了,人就不冷了。再说,我是穿着羽绒服睡觉,不冷的,有时还能睡出一身汗来呢。老严的话,让我酸楚。我想,既使你拥有羽绒服这样的防寒神器,但寒夜露宿街头也还是不好玩的。

老严告诉我,刚才被我推醒,他还以为是救助站来人了。我问他,救助站的人经常会来。老严说,是的。最近几天,我被他们推醒了好几次。这也难怪,零下的气温,他们担心我‘睡过去’。我不解地问,你怎么不去救助站过夜呢,哪里的条件好啊!老严回,去过一次,但路太远,不方便。睡在这里,我早晨6点钟就起来了。收拾收拾,6点半就可以到劳务市场了。在市场一般7点钟左右,就有老板开车过来找人干活去。而且都是一些‘急活’,干了‘急活’,才能拿到现钱嘛。老严的这番话,似乎让我明白了,他对招聘会的态度不积极,原来不是‘急活’。

寒夜地铺上聊天,确实容易走心。虽说是第二次见面,但老严已跟我聊起自已家庭的情况。

他今年53岁,安徽利辛人。他是独子,父亲已去逝,老母亲已83岁了还健在。早年因家里穷,他35岁才结婚。娶的老婆是离异的,还带过来一个3岁的男孩,婚后第两年,老婆又帮他生了个女儿。原本冷清的家里热闹了许多,老严很是欢喜。但也由于家里一下添了三口人,负担重了不少。所以,没多久,他就出来打工了。刚来南京时,他做的是电焊工,干了几年,眼睛不行了。后来就找一些体力活干,直到现在。目前儿子在蚌埠跟人学习汽修,女儿在合肥上职业学校。老婆在家务农和照顾老母亲。老严说,现在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还是靠他打工所得。他每个月都要想方设法给家里寄些钱。这样打工的日子,他还要再干几年,等女儿工作了,就不干了。

我问老严,最近活儿多吗?他说,前几天他们几个人帮集庆门大街上的一家工厂拆迁厂房,三天600元的报酬,已拿到手。今天他凑了一千块钱,给家里寄去,因为快过年了。听后,我感叹道,如果你老婆知道你现在睡在街头,肯定会心疼的。老严笑笑说,肯定的,但这些不能让她知道。因为她在家也蛮辛苦的,要种地还要照顾老母亲。

那会,当看到老严说话的神情时,我五味杂陈。打工环境这般的艰苦,但他心里还体谅着老婆。

还有十多天要过年了,老严准备再待几天,赚点钱,买点年货,也回家了。他告诉我,在龙翔服饰城里,帮老婆看中了一件衣服,准备回家时买下带给她,老婆肯定会喜欢的。老严这话一出,让我确信,他还是一位‘暖男’。

不知不觉,时间已过了十一点钟,我要告辞了。因为明早还要出差去上海,再说老严肯定也要起早的。临走时,老严要送我,我请他留步。并把周瑞的电话写在了小纸条上留给他,希望他过节回来后,跟周瑞联系。

离开地铺,下了台阶,过了马路。我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老严。他正坐在地铺上目送着我。没有遮拦的过道、没有暖气的地铺、没有灯光的角落。真的,那一会,我深有感触。老严不用手机、不住旅馆,一切都是为了节省,都是为了家人,其实都是为了心中的那份爱啊!

走在路上,回味刚才的聊天,心无旁骛。以至于出租车过来过往,司机师傅鸣笛示意,我都没想起来招车,还是一个劲地往地铁站赶去。但到了地铁站,才知道最后一班车已开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