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麻尔法恭贺你的光临

宁要手里的石头 也不要梦里的金子

 
 
 

日志

 
 

【转载】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2017-05-21 22:24:34|  分类: 情感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风餐雨露》1954年 色齐拉山上 林志常摄

这是一张反映康藏公路建设的经典名作,时任《解放军画报》记者的林志常深入到筑路一线的工地上采访拍摄。在色齐拉山顶上风雪交加,作者用慢门拍摄了筑路战士用餐时的一个场景,将筑路部队生存的艰苦环境用优美的摄影语言表现出来。这张作品在五十年代广为传播,曾发表在《中国摄影》1957年第四期。林志常用慢门将雨雪拍摄成长长的线条,白色的线条与战士深色的衣物进行对比,突出了作品的表现形式,这种摄影技法的使用对后来的摄影者有很大的影响。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在怒江上架设铁索吊桥》1954年 佚名摄 
康藏公路东线筑路部队战士在水流湍急的怒江上架设铁索吊桥,保证部队和各族同胞顺利过江。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十八军后方部队打通怒江天险》 1953年 蓝志贵摄

打通怒江天险的任务落到了五十四师的头上。怒江是西藏著名的大江大河,冷曲河汇入怒江处有一段绵延十余公里的悬崖峭壁,两岸没有道路,这一段江面宽一百多米,水深十至二十米,江水流速每秒可达九米。五十四师官兵在这一路段施工时正值雨季,洪水暴涨,官兵们为了抢进度,洪水期间依然进行作业。打炮眼的战士用一根绳索拴住自己下到江面进行工作,有时江水突然涨起来将战士泡在水里,战士依然坚守自己的“阵地”。蓝志贵在采访拍摄这些战士时,深受感动,他自己也将一根绳索系在腰间,让两名战士把绳索的另一头系在碗口粗的大树上,将相机挂在脖子上进行拍摄,洪水打湿了他的衣裤。他拍摄的这组照片中,作品《和洪水搏斗》发表在一九五四年十月号《人民战士》杂志上,此杂志由西南军区政治部出版。这组作品也是蓝志贵的处女作。1954年,他采访拍摄波密泥石流段,十八军首次提出“让高低头,让河水让路”。图片反映的就是“让河水让路”的情景。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筑路部队的文艺生活》1954年 康藏公路建设东线 佚名摄
1954年初,康藏公路的修建进入了关键时期,筑路部队工作条件及生活条件异常艰苦,但官兵们苦中找乐,在工作之余尽情地舞蹈歌唱。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松石作业》1954年 康藏公路东线 张加里 李万春摄 

这张照片反映康藏公路建设松石作业的一个场景,在五十年代广为传播,作为艺术摄影作品,发表在《中国摄影》杂志1957年第四期(有剪裁),同时入选由人民日报社、新华通讯社、人民画报社、解放军画报社联合举办的1955年摄影艺术展。那次展览是建国以后第一个大型摄影艺术展,在全国多个城市巡展。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毛主席为康藏公路建设题词》1952年 康藏公路建设工地 彭遐熙摄

1952年11月20日,康藏公路通车到昌都,毛主席题词“为了帮助各兄弟民族,不怕困难,努力筑路!”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刘伯承,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向筑路部队发去贺电。筑路部队将毛主席的题词做成了一面硕大的锦旗。十八军五十三师业余摄影员彭遐熙拍摄了这张广为传播的照片。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在达玛拉山上修建康藏公路的官兵》1952年 袁克忠摄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张经武将军代表毛主席、朱总司令向修筑康藏公路指挥部授旗》 1954年8月 札木 罗伟摄

图为张经武一行在去北京参加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的途中代表毛主席、朱总司令向十八军后方筑路部队授旗。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后方筑路部队五十三师、五十四师官兵欢迎张经武等护送达赖参加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到达扎木》1954年8月 札木 罗伟摄
前起:张经武、一五七团团长柴洪泉、杨岗、社会部副部长张向明、李佐明等
1954年7月15日,达赖喇嘛一行180多人由张经武一行陪同离开拉萨去北京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拉萨数万僧俗群众和部队指战员热烈欢送。达赖和张经武先是乘马车沿康藏公路西段已经建成的公路进至乌斯江后,改为骑马向东行驶,经过二十几日的艰难行进,进入波密塌方、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频发地带,当达赖、张经武一行到达拉月进入筑路部队工地时,受到了时任五十三师副师长郄晋武和筑路部队官兵的热烈欢迎。在经过泥石流地段时,军队领导要求后方筑路部队确保达赖的安全,排成一道道人墙,监视塌方的泥石流。据我采访当时拍摄筑路部队工作的蓝志贵回忆,部队对他们的要求是如果山上滚下石头,战士就要用身体把石头挡住。1954年8月13日,达赖喇嘛一行和张经武抵达基本修通公路的加龙坝,后方筑路部队司令员陈明义准备了十八辆吉普车将主要人员经甘孜运至成都,后到北京。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西南军区杂技团给筑路部队表演精彩的杂技》1954年冬 康藏公路西线 佚名摄
康藏公路通车前夕,西南军区慰问团携杂技团、京剧团、歌舞团一同到拉萨准备参与康藏、青藏公路通车庆典,沿途为筑路部队进行慰问演出。图为杂技团的演员表演精彩的杂技节目。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青藏公路使用俄制挖掘机作业》1954年青藏公路工地 佚名摄

青藏公路于1954年5月11日在格尔木以南30公里处破土动工,7月下旬通车到五道梁(可可西里)。9月下旬工程经过唐古拉山口,这里海拔5231米,冬季最低温低于零下三十度,官兵及民工们迎着冰雪奋力拼搏,仅用一个月的时间于10月20日越过唐古拉山,1954年12月15日,青藏公路只用了七个月零四天的时间就全线修通至拉萨。这两条公路建成初期每年可向拉萨运送物资近十万吨。图为青藏公路修建时使用俄制挖掘机进行作业。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解放军和藏族民工共同修筑康藏公路》1954年 拉萨 佚名摄 
在康藏公路西线建设工地上,解放军与藏族民工把千年的山间小路拓宽成平坦的公路。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解放军车队翻过达玛拉山时的盛况》 1952年11月 达玛拉山 蓝志贵摄

达玛拉山位于昌都以东,是康藏公路到达昌都段的著名大山之一,海拔在4800米以上,十八军后方部队一五八团干部战士在达玛拉山上奋战了116天才将此段公路修通。图为通车昌都前夕,车队通过达玛拉山时的盛况。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藏胞为筑路部队运粮》1953年 康藏公路建设东段 胡轮翔摄

共产党的民族政策受到了藏族同胞的欢迎,藏族同胞响应部队的号召,积极组织牦牛运输队为康藏公路筑路部队运送粮食,他们爬过雪山、越过原始森林,在崎岖的山路上把粮食运到筑路部队的驻地,为康藏公路建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康藏公路通车后,从内地向西藏运输物资》1955年 佚名摄


    从西南进军的摄影人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50年1月1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年的广播中,向全国人民宣布人民解放军1950年将把西藏、海南和台湾从帝国主义控制下解放出来,解放军开始积极准备进军西藏。1950年2月,十八军摄影股在林安波、袁克忠等一些老同志的组织下开始从军事上、政治上及摄影技术上培训进军西藏的摄影人。1950年3月这些摄影人中的一部分随先遣支队开始向康区进发,其中有部分摄影人参加了昌都战役。1951年初十八军军部迁至甘孜,这些摄影人随各自的部队陆续到达康区。1951年7月,在《十七条协议》签订后两个月,这些摄影人随大军进军西藏,他们是:袁克忠、林安波、袁伯平、周信源、阎钦政、倪涛、范石林、罗伟、胡轮翔、许安宁、戈维淼、李万春、于秦坤、武清泉、吴植忠、黄若愚、王成云、熊跃庭、蓝志贵,以及后来从事摄影工作的陈珺。《新华日报》有随军记者李荣卿等,西南军区有艾炎,还有十八军摄影发烧友冀文正和彭遐熙,十八军后方部队司令员陈明义也是一位超级摄影发烧友。这些人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拍摄西藏的汉族摄影人。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50年初十八军部分摄影者在进军西藏前于十八军总部乐山合影》 (首次发表)
  前排:左1胡轮翔、左2蓝志贵、左3戈维淼、
  二排:左1李万春、左2许安宁、左3熊跃庭、左4周信源
  后排:左2武清泉

    蓝志贵,1945年来到重庆皇宫照相馆,从学徒磨练到技艺高超的摄影师。1949年11月,十八军军长张国华和政委谭冠三到皇宫照相馆拍照,当时罗伟、胡轮翔、蓝志贵都是照相馆的骨干,他们积极要求参军。早在之前十八军摄影股负责人他们积极要求参军。早在之前十八军摄影股负责人林安波就向组织上反映了需要增加宣传人员及摄影人员。张国华认识到宣传的重要性,当即批准他们三位参加十八军,让林安波具体接收。正是张国华的高瞻远瞩,为进军西藏储备了专业摄影人才,这三位专业摄影师后来都为西藏的摄影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1950年初,蓝志贵等一批新兵经过二十多天的车程,从重庆到达十八军军部所在地四川乐山,这时西南军区已准备解放西藏,部队已逐步增加训练强度。这一时期,蓝志贵开始拍摄部队训练及会议图片。1950年3月7日,十八军在乐山举行了进军西藏誓师大会,军长张国华在会上宣读进军西藏誓词,并做了进军动员报告。会上首长带领全体与会战士宣誓,蓝志贵拍下了《第十八军在乐山举行进军西藏誓师大会》。这张作品很好地表现出进军战士的士气。这幅作品也是我们能够看到的关于进军西藏最早的影像之一。1951年,蓝志贵作为摄影员随张国华、谭冠三大军进军西藏,在进军途中他拍摄了非常优美的《翻越泥巴山——十八军向太昭进军》,蓝志贵跑到对面的小山丘上用摄影股老同志的120禄莱福莱克斯相机进行拍摄,采用“之”字形构图,将部队战士艰难行军的身影与高大的泥巴山形成对比。影像上方,部队行军的尽头与白云叠加,喻示着路途的遥远;天空与泥巴山色阶的变化突出了环境的艰苦。这是一幅非常优美的反映进军西藏的经典作品。1953年春夏,他拍摄了西藏骑兵团阿坝草原阻击战。之后随西藏军区参观团赴朝鲜参观,途经重庆时,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接见了参观团的全体成员。当时蓝志贵带着一台蔡司相机为首长们拍照,他用3个闪光泡拍了三次,只亮了一次。贺龙看了就用带湖南口音的四川话开玩笑地对蓝志贵说:“蓝小鬼,你那个照相机过时了,打不燃了,叫你们宣传部长夏川买个新的嘛,能跟上时代,你那个过时了。”蓝志贵便向十八军宣传部部长夏川提出了申请,回到西藏以后,就领到了一台135莱卡M3相机和一台120禄莱福莱克斯专业相机。有了这两台当时世界顶级的器材,在摄影方面他就如虎添翼了。后来,他用这两台相机记录了西藏现代史上很多重要的历史节点。同时,他拍摄的这些作品在艺术美感上都达到了那个时代中国摄影的高峰。
    1952年至1954年,蓝志贵的拍摄主要反映的是康藏公路的东线建设,如《解放军车队翻越达玛拉山的盛况》、《康藏公路通车到昌都》、《悬空打炮眼》、摄影报道《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等。1954年12月,他在拉萨拍摄了《西南军区慰问团慰问大会》,使用的是罗伟的120相机6×9底片,他架上三脚架,采用小光圈,使近景的官兵与远景的布达拉宫在画面中都非常清晰,中景主席台上的人物及标语都清晰可见。这幅图片记录下了很多历史信息,同时构图优美,是一幅不可多得的优秀作品。1954年12月23日,蓝志贵拍摄了《车队第一次开到拉萨》。在那之前,西藏只有两辆小汽车,一辆是小轿车,另一辆是奥斯汀(Austin)A-7吉普,奥斯汀这辆车挂的牌号是“西藏2号”(Tibet No.2)。 两辆小汽车都在拉萨,供达赖喇嘛和噶厦高官使用。1954年12月25日,蓝志贵还拍摄了康藏、青藏公路在拉萨的庆典。其中《汽车开到了拉萨》发表在《解放军画报》1955年第3期封面。
    蓝志贵在西藏创作及工作生活了20年,是1950至1970年西藏摄影的代表人物,是中国摄影史上的重要人物。他除了拍摄了1950至1970年西藏很多重要的历史事件,还拍摄了西藏民俗、宗教、服饰、文化,以及少数民族中的珞巴人、僜人及门巴人等大量早期影像。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十八军进藏途中的文艺兵》1951年 康藏地区 蓝志贵摄

十八军宣传部下属有文工团、豫剧团。由于十八军是由豫、皖、苏各根据地形成的一支部队,河南人很多,他们很爱听豫剧,所以军部一直就有豫剧团。这些文工团和豫剧团的演员们,有些年龄很小,最小的也就十一二岁,这些演员为丰富军队的文艺生活做了许多贡献,为进军西藏的战士们鼓舞士气。他们到边防驻地为驻军演出,这些官兵把那个时代很短缺的食品,如糖、瓜子等留给来慰问演出的小演员,把他们当作亲人一般。这个文工团中还走出了像罗念一这样的军旅音乐家。图为十八军进军西藏的文艺兵向康藏地区进发。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西南军区慰问团慰问大会》1954年12月28日 拉萨 蓝志贵摄

青藏、川藏公路通车典礼前夕,12月24日,西南军区慰问进藏部队慰问团在团长胥光义带领下来到拉萨慰问驻藏部队,并于12月28日在拉萨召开了慰问大会。慰问大会在新建的布达拉宫广场上举行,西藏军区驻拉萨的部队及西藏军区驻各地部队的领导及代表参加了大会。大会主席台上用布幔布置得庄重、大气,巨幅条幅上写着“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慰问大会还表彰了先进集体及先进个人,并向先进集体及个人颁发了锦旗、奖章。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悬空打炮眼》 1954年 然乌沟石峡 蓝志贵摄


这张图片反映的是五十三师部队在然乌沟石峡上悬空打炮眼的场景。五十三师经过两年的筑路,领导和战士都积累了丰富的作业经验,五十三师参谋长冉宪仪等师团领导和工程技术人员日夜守卫在工地上,精心组织指挥。全师集中了32个连队的技术好、身体棒的战士分四班轮流作战,昼夜不停地施工。这些战士爬上二三十米的云梯,在绳网和木材编织的悬空作业面上进行施工,终于在然乌沟石峡上掏出一条悬崖石道。从1953年10月25日到1954年元旦,五十三师官兵冒着风雪严寒共开石方21万立方米,胜利地完成了任务。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车队第一次开到拉萨》1954年12月23日 蓝志贵摄

1954年12月23日,也就是康藏、青藏公路通车庆典的前两天,蓝志贵听说这一天解放军车队要进入拉萨,他一大早就在预定路线上选择拍摄点,将布达拉宫作为背景,前景选择一条对角线的公路,将地域特色很好地表现出来。这幅作品成为珍贵的历史瞬间和极具美感的艺术作品。


    袁克忠,1938年参加革命。1940年,19岁的袁克忠在冀中军区参加了由石少华主持的摄影训练队。摄影训练队共办了4期,培养了130多名摄影学员。袁克忠是第2期学员,据袁克忠回忆,当时由于物资匮乏,胶卷、相机都非常少,他在学习期间只冲过一个胶卷,印过几张照片。后来,这一百多名学员很多人都成为了新中国摄影事业的栋梁之材,活跃在各大媒体及专业摄影领域。袁克忠1946年冬拍摄的《夜攻单县》,这幅作品已成为中国摄影史上的经典名作。
   1950年3月,袁克忠告别了妻子随十八军先遣支队向康区挺进,5月,在康区拍摄了《德格土司降央白姆与记者的合影》等一系列反映解放军在康区开展工作的图片。7月,从康区回到重庆西南军区发稿。1950年9月,袁克忠是全军第一个以摄影记者身份代表西南军区,出席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和全国工农兵劳动模范代表会议的,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
   《十七条协议》签订后,西藏地方政府谈判代表阿沛·阿旺晋美、土登列门等,于1951年6月初从北京前往武汉,再由武汉飞往重庆,到达重庆时,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西南军区政委邓小平亲自到机场迎接,并在机场、市区的道路两旁组织了隆重的欢迎队伍。后阿沛一行由重庆回到甘孜,张国华于1951年6月17日由北京经重庆返回甘孜。1951年7月1日,十八军军长张国华、政委谭冠三、参谋长李觉、政治部主任刘振国率军领导机关与阿沛·阿旺晋美、土登列门等一行离开甘孜向昌都进发,于7月18日到达昌都。张国华、阿沛一行受到时任昌都解放委员会主任王其梅的热烈欢迎。袁克忠拍下了这一重要的历史瞬间。1951年7月底,袁克忠又拍摄了《十八军从西康省向西藏和平进军动员大会》,随后他随进藏大军拍摄了进军西藏的系列图片。途中袁克忠为了拍摄部队进军的大全景照片,爬上对面的山上向下俯拍,部队行军的山峰已经超过四千米,对面的山峰则更高。1951年10月26日,袁克忠拍摄了十八军军长张国华、政委谭冠三进驻拉萨举行入城式的珍贵照片。
    1950年,中央各部委、各新闻机构、全国人民都很想了解西藏的情况,所以他深知这些图片的重要性,到西藏后,经常深入部队大量拍摄反映部队建设、军民关系的图片,积极向内地发稿。1951年通过拉萨回内地的同志带出两千多幅,1952年也带出一千多幅照片,使全国人民能够了解进藏官兵及边疆西藏的情况。
    进藏初期,袁克忠对增强藏汉民族关系也做出了许多贡献,积极完成上级领导布置的任务,如给西藏地方政府45位官员拍摄并赠送放大照片。西藏地处边陲,当时还没有通汽车,物资运输非常困难,放大器材及相机、药水等都极其缺乏,特别是没有洗印照片的大水盆,袁克忠便用土办法将莱卡相机镜头取下改装成放大机,用装相纸的铁桶当显影盆、定影盆,夜以继日地放大出350多张大照片,很好地完成军队领导交给的任务。西藏地方政府官员拿到照片后也非常满意。五十年代初期,经军区领导批准,袁克忠还举办了西藏军区第一个摄影培训班,培训了二十几名学员,这些学员在短期内学会了摄影技术,分赴西藏各地,这些学员为后来的西藏摄影也做了很多工作。
    1982年,离休后的袁克忠依然眷念着西藏。1992年,在成都军区副司令员陈明义的支持和帮助下,袁克忠第八次进藏进行摄影创作。陈明义批准成都军区派了一辆军用吉普车为袁克忠的创作提供了方便。袁克忠从成都出发经川藏线到达拉萨。71岁高龄的袁克忠还到了珠峰脚下进行拍摄。袁克忠从29岁开始记录拍摄西藏到71岁第八次进藏,累计在藏工作拍摄近二十年,时间跨度四十二年,拍摄了数以千计的历史资料和优秀的摄影作品。2007年,他将自己一生拍摄的绝大部分底片整理好无偿交给新华社摄影部资料室,底片交接数月后,袁克忠辞世。袁克忠是一位值得我们尊敬的摄影老兵,他将人生最重要的时光献给了西藏。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解放战争中的袁克忠》1948年,佚名摄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十八军从西康省向西藏和平进军动员大会》  1951年7月底 西康 袁克忠摄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十八军训练渡河水手 1950年 康区 袁克忠摄

十八军: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之后,1949年,全国的部队统一编制,成立了四个野战军,中原军区成为第二个野战军,下辖第三、第四、第五兵团,十六、十七、十八军隶属于第五兵团。1949年2月18日,十八军在河南鹿邑县五台庙成立,下设三个师分别为五十二师、五十三师和五十四师。军长由张国华担任,政委由谭冠三担任。从1949年3月至豫皖苏地区出动到12月底成都战役结束,十八军转战八省,行军四千多公里。1950年后,十八军是进军西藏的主力部队。西北进军西藏的部队使用十八军番号作为前缀,称十八军独立支队。1952年2月11日,以十八军为主体成立了西藏军区。图为十八军从西康省向西藏和平进军时召开的动员大会。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德格土司降央白姆与记者的合影》1950年 康区 袁克忠摄

降央白姆(1913-1988)(左三女)藏族,青海囊谦土司之女,与十二世德格土司登巴泽仁结婚。后土司病故,其子年幼,降央白姆便继任土司一职,为当时康区几大土司之一。辖数十个农牧场和农业区,后因与其他土司、头人械斗,势力逐渐削弱,解放后与人民政府合作,支援解放军进藏。1950年9月,降央白姆向人民解放军出售了数百头牦牛,为解放军实施昌都战役做了物质上的贡献。曾任西康省人民政府委员,昌都解放委员会副主任。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十八军154团进驻亚东》1952年7月 袁克忠摄
 
1951年12月26日,十八军154团进入拉萨。154团在拉萨稍微休整后,由团长郄晋武、政委杨军副团长顾草萍率部队分别于1951年11月15日进驻江孜日喀则一线。1952年7月,154团部分进驻边境重镇亚东之后标志着十八军胜利完成和平进军西藏的使命。图为154团进驻亚东。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56年 拉萨 解放军官兵向藏族老师学习藏文  袁克忠摄



    罗伟,13岁从宜宾来到重庆,师从当时中国知名的摄影人赵公良先生。1946年到皇宫照相馆做放大技师,同时负责皇宫照相馆的外拍摄影。1949年11月,与师兄胡轮翔、师侄蓝志贵一同参加十八军。据蓝志贵回忆,当时他们三人参军时,皇宫照相馆老板宋惠伯请他们吃饭,并给他们每人一笔钱以感谢他们为皇宫照相馆所做的贡献。蓝志贵得了五块大洋加一支派克钢笔,罗伟得到七十五块大洋、一支派克金笔,胡轮翔得到四十块大洋、一支派克金笔。可见当时罗伟在这家重庆著名照相馆的地位。
    1950年3月,罗伟随十八军军前指进军到康定。军前指决定由五十二师师长吴忠、西藏工委委员天宝率一五四团配属军工兵营进到甘孜,形成北路先遣部队,范石林、袁伯平及罗伟是北路先遣部队的随军摄影记者。
    1950年初,罗伟对刚参军的摄影新人进行培训,教授拍摄、放大照片等摄影知识。1951年初,作为十八军随军摄影记者在甘孜拍摄了《帮助藏民担水背柴的解放军》等反映军民关系的图片。1951年8月,十八军正式开始向西藏大规模进军,罗伟随十八军一同进军西藏。由于他身材高大,部队上配备了两头骡子,由他和一名小战士负责运送十八军政治部、宣传部从重庆购买的相纸、感光底片、胶卷、显影定影药品等摄影耗材。他们走过康区草原,翻越太昭雪岭,渡过激流冰河,终于在1951年9月底到达拉萨,并拍摄了《十八军进入拉萨城区》。1952年,罗伟拍摄了西藏军区成立的系列照片,其中《西藏军区成立阅兵式》给人印象深刻。2月11日西藏军区成立,那一天的拉萨阳光明媚。上午10时,解放军驻拉萨机关部队约4000人进入布达拉宫前的广场,藏军2000余人及近万名藏族僧俗群众来到会场参加此次大会,会场上彩旗招展,检阅台中央悬挂了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巨幅画像。中午12时,大会在军乐和礼炮声中开始,张经武、张国华等领导在主席台检阅西藏军区各部队,罗伟拍下了阅兵瞬间。
    1952年,罗伟参与拍摄康藏公路西线建设,拍摄了《修建康藏公路西线的藏族同胞》等一系列图片。1954年8月,他在札木拍摄了西藏筑路部队五十三师、五十四师官兵热烈欢迎张经武护送达赖出席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图片,这组图片保存下来的有二十余张底片,比较全面地记录了张经武和达赖一行参加第一届全国人代会路经康藏公路这一段的情况,其中张经武给部队授旗,及达赖乘座的小轿车和达赖的随从骑马的图片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1955年3月至9月,四川美术学院教授刘艺斯在西藏各地考察佛教艺术,罗伟作为首席摄影师和范石林一起为其拍摄图片,这是建国后第一次对西藏佛教艺术进行全面的考察。1956年以后,罗伟全身心地投入到现代照相馆业的发展上来,为西藏照相馆业及现代图片制作业培养了大批的专业人才。
    1970年,罗伟筹建西藏革命展览馆,之后一直从事摄影管理工作和西藏的图片宣传制作工作。1980年,罗伟在拉萨去世,被安葬在西郊烈士陵园,最终把自己的一生完全留在了西藏。罗伟在藏工作了30年,是西藏现代照相馆业及现代图片制作业的奠基人。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身穿十八军篮球队背心的罗伟》1950年代,拉萨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修建康藏公路西线的藏族同胞》 1953年拉萨 罗伟摄

1953年1月8日,康藏公路西线筑路委员会宣告成立,军区政委谭冠三任主任,西藏地方政府噶伦索康?旺清格勒、军区参谋长李觉、政治部主任刘振国为副主任。西线工程由拉萨至工布地区的巴河桥,全长323公里,全线共分三段开工。1953年4月20日开工第一段,从拉萨河南岸至墨竹工卡;1953年6月13日开工第二段,由墨竹工卡至敏拉山口;之后开工第三段,由敏拉山口至巴河桥,要求1954年底前完成。图为藏族同胞在修建拉萨河南岸至墨竹工卡段时的场景。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西藏军区成立阅兵式》1952年2月11日 罗伟摄

1952年2月10日,西藏军区成立大会在拉萨河畔孜仲林卡举行,张经武在西藏军区成立大会上宣读中央军委任命西藏军区干部名单,张国华为司令员,阿沛·阿旺晋美为第一副司令员、朵噶·彭措饶杰(即饶噶夏)为第二副司令员、昌炳桂为第三副司令员,谭冠三为政治委员,范明、王其梅为副政治委员,李觉为参谋长,刘振国为政治部主任,陈明义为后方部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2月11日,西藏军区成立庆祝大会在拉萨举行,用布幔和彩旗装饰的主席台上悬挂着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巨幅画像。解放军驻拉萨部队近四千人和藏军近两千人参加了西藏军区成立大会。图为西藏军区成立阅兵式。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帮助藏民担水背柴的十八军官兵》1951年康区  罗伟摄


    许安宁,入伍前是“黄山林中”的学生。1949年5月,黄山市解放,位于黄山市的黄山林中有很多国民党的高干子弟,这些高干子弟很快就各奔前程。大街上到处彩旗飘扬,十八军正在那里招收新兵,许安宁与同学、朋友一合计,“参加解放军去”。当时,许安宁和不少黄山林中的国军子弟就这样加入到十八军的行列当中。
    1950年初,解放军准备进军西藏,十八军组织摄影班,培训新摄影员,许安宁就是其中之一。那时,川南地区还有不少土匪,解放军边行军边剿匪,许安宁也拍摄了一些激战的场面。1950年4月,许安宁背着老式德国折叠式蔡司相机,跟随五十三师副政委苗丕一率领的一五七团南路先遣支队向巴塘挺进,一路上,他们爬雪山、越草地,吃粗粮、嚼草根,行军中一时烈日当空,万里无云,一时大雨滂沱,冰雹袭人。越向西走,海拔越高,空气越稀薄,这些在低海拔地区长大的战士,时常感到口干舌燥、头痛胸闷。行军中,大家都是匀速前进,不敢停歇,因为停歇掉队是更危险的事。当一五七团向雀儿山攀登时,时常有人鼻血流出不止,突然栽倒在路边,战友们只能用一张白纸盖住倒下战友的脸,再用些石块将尸体压住,部队便继续向前。一五七团行军到雅安飞仙关路段和土匪进行了交火,将一百多名土匪全部消灭。5月25日,由苗丕一率领一支分队,含一五七团一营及由该团抽组的兵站人员向前进发,于6月13日到达康定。7月4日,南路先遣支队由康定出发,沿途跋山涉水修路架桥,并做土司和寺庙的统战工作,那一时期许安宁记录下了很多珍贵的镜头。经过二十多日的艰难行军,南路先遣支队于8月2日到达巴塘。许安宁拍摄了著名的作品《巴塘藏族民众欢迎南路先遣部队》。
    1950年10月的一个夜晚,昌都战役打响,16岁的许安宁与其他战士一道乘着一只牛皮筏渡过金沙江向藏军据守的山头发起进攻。由于天色太黑,许安宁只能盯着前面战士背在身上的长圆形米袋子,只有米袋子反射出暗暗的白光。子弹在他们身边嗖嗖掠过,不时有战士中弹跌下山去。当时许安宁心情非常紧张,但正是昌都战役使他一下就成熟起来。许安宁拍摄了许多昌都战役珍贵镜头,还拍摄过那一时期的《昌都全景》。昌都战役后,许安宁随苗丕一带领的部队向藏东南的札木至察隅一带的倾多宗挺进,进行开荒生产,在那里待了一年多的时间。
    1952年,西藏军区成立后,西藏军区政治部调许安宁到拉萨从事摄影工作。那一时期,许安宁与袁克忠一道用赤血盐和印蓝纸为西藏官兵出版《西藏军区画报》。那是一种非常简陋的画报,将制好的版子放在印蓝纸上,利用高原的太阳晒印印蓝纸,使其感光。做成的画报,发到西藏各驻军部队鼓舞士气,非常受官兵的欢迎。1953年3月,他与另外几名同志到阿里地区了解新疆骑兵支队的情况,阿里地区非常艰苦,时常大雪封路,最厚的积雪达80公分,有时十天半个月都不能出门,食品及生活用品极度匮乏。1954年11月,他们回到拉萨时衣服破旧不堪,身上的虱子已滚成蛋,几个月没有洗脸、刷牙。路经日喀则时,被藏族民众误以为是哪里跑出来的土匪。
    自1950年,许安宁随十八军先遣支队进入康区和西藏,在西藏工作生活了八年。八年中,他拍摄了南路先遣支队向康区挺进、昌都战役,昌都战役后藏军第九代本投诚,十八军进军西藏、十八军南路先遣支队在藏区开荒生产、康藏、青藏公路通车庆典等重要历史瞬间。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巴塘藏族民众欢迎南路先遣部队》1950年 巴塘 许安宁摄

1950年4月3日,十八军南路先遣支队由五十三师副政委苗丕一率领一五七团向康区进军,4月6日到达雅安,后部队又到达康定。7月4日南路先遣支队由康定出发,沿途跋山涉水、修路架桥,并与当地的土司及头人交朋友,同时做寺庙及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经过艰苦行军,于8月2日到达巴塘。图为部队到达巴塘时,藏族民众在金沙江边手捧各种食物慰劳解放军。当时16岁的许安宁拍下了这张照片。


西藏和平解放路上鲜为人知的珍贵影像【下集】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十八军官兵学习藏文》1951年 拉萨林安波摄

解放军到达拉萨后,为了便于与西藏人民进行交流,十八军文化部组织部队学习文化知识及西藏文化,同时邀请藏族老师向军队官兵教授藏文。图为十八军官兵在林卡中学习藏文。


   后记
   
    黄建鹏先生是一位西藏现代摄影史的研究者。在10多年对西藏历史图片和西藏摄影艺术作品收藏、研究的基础上,近年来黄建鹏先生又集中专注于西藏和平解放主题图片的搜集和整理。
    在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这个盛大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之际,本刊特邀请黄建鹏先生及其团队,以珍贵的历史镜头来述说那段波澜壮阔的岁月。
   本次专题以黄建鹏先生自己收藏的一些原版银盐纸基图片为主,并从亲历者和见证者手中挑选一些重要经典瞬间的原作以及部分首次发表的私人影像图片。目的就是力求将这段重大历史事件完整地还原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