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麻尔法恭贺你的光临

宁要手里的石头 也不要梦里的金子

 
 
 

日志

 
 

【转载】大山里:大口吃肉喝酒,八十多岁的老汉,唱老派山歌 | 豫记  

2017-01-13 15:59:23|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山里:大口吃肉喝酒,八十多岁的老汉,唱老派山歌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豫西边陲卢氏,地处八百里伏牛山腹地,是河南省面积最大、人口密度最小的县份。在伏牛山主峰玉皇山下,淇河自西向东偎依山脚一路东去,上游的三条支流明朗河、胭脂河、毛河均发源于玉皇山深处。

 

生活在支流上的山民们,自称为“下江人”的后裔。“下江人”,元明年间来自江浙太湖流域,吴侬软语,这一带方圆百里成了语言孤岛,当然生活习俗风土人情与县北也迥然不同。

 

每逢数九寒天大雪封门,围着旺旺木炭火盆,喝烧酒,吃腊肉,唱山歌,自我酬劳一年的辛苦,吟诵岁月的绵长,感叹四季的轮回,感谢上苍的眷顾,叩拜大自然的馈赠。


张冲波 | 文 图

豫记微信号:yjhltxdjm


毛河烧酒哪家强?

那晚住在明朗河,老板李新红请我们喝当地特产的酒。我问,分明是明朗河产的酒,为何要打“毛河烧酒”的牌子,小伙子腼腆一笑:“人家的名气大。”

 

早饭,新红的妻子给我们一人盛了半茶缸自家酿的酒,同行的一位“酒鬼”品尝了一下,就咋舌称叹:“一进喉咙眼,瞬间入肠到胃,热肠热胃,满口醇香,比毛河酒有劲有味!”。“酒鬼”二话没说,一下子买了一壶10斤装,生怕别人抢去了。老板娘乐得合不拢嘴,“全靠你们扬名哩!”


大山里:大口吃肉喝酒,八十多岁的老汉,唱老派山歌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而胭脂河农家乐老板王英武,对毛河烧酒有不同意见:“其实我们胭脂河的水烧酒更好,他们都是现代铁楼子烧,我这里还是沿用老土楼子烧,木蒸笼,木档板,木香气。”铁楼子一次性出酒,木楼子分三次出酒,一茬出后,深埋地窑再发酵,这样酒味醇厚。

 

王英武从来不喝毛河的酒,他给远道而来的客人也只推荐隔墙闫老三的酒,“外地客人带回去给亲朋好友喝,下次再来捎回去的更多。”

 

但王英武给客人介绍时,还得说是“毛河烧酒”。他一脸无奈,“人家山外客都是冲着毛河牌子来的,你一说是毛河的,他们越品越有味,越觉得正宗。假如说是胭脂河产的,他们会越品越没味,哎,人就是这么犯贱!”50岁的王英武毫不掩饰自己的观点。

 

王英武还是乡间品酒师,那天来了几个洛阳客人,分别拿来明朗河、毛河、胭脂河三处的酒,一家倒一盎。他背过身子不用看,一下子就品出来是哪道河水酿造的。


大山里:大口吃肉喝酒,八十多岁的老汉,唱老派山歌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他们说我神了,就是给我蒙上眼睛,也能品出是哪种粮食做的。小麦酒,绵绵的,浓浓的,味厚。玉谷酒,味薄,辣嗓子。高粱酒味淡,当下没事,但后蹬劲大。”

 

对毛河酒不屑一顾的还有行政隶属前庄村的小毛河自然村。一年夏天,我在小毛河路边见到两个割艾蒿的村妇。一问对毛河酒的观感,两人异口同声,“在我们小毛河人跟前,大毛河人鳖气不吭,根本不敢说他的酒好喝!”


冬夜猫屋吃腊肉

大口喝酒,就得陪着肉。在胭脂河,我们的晚饭享用了当地佳肴——腊肉。白里透红,香中透焦,绵中透脆,肥而不腻,爽滑有度,套用同伴的溢美之词,“吃的不是腊肉,是见识,是传奇!”

 

一顿美餐后,女主人牛海蓉给我讲述,川豫陕三地腊肉制作工艺的相同和不同点。她娘家是山那边陕西商州挡马河人,她就先从陕西老家的做法说起:

 

“腊月天,杀头猪,先放凉,砍大块,放瓷盆,撒上盐。按比例,肉十斤,盐斤半。加佐料,放花椒,添大茴,两相加,一两半。盖捂严,一星期,可享用。”事后我整理录像,牛海蓉的经验之谈变成了三字经,出口成章。


大山里:大口吃肉喝酒,八十多岁的老汉,唱老派山歌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而卢氏婆家这边腊肉的则不同:“杀了猪,放些盐,先在大锅煮,再在油锅炸,然后把这油肉密封在大缸大瓮或罐子里。”女老板进一步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可怜,少油缺盐,只有把肉吊在灶台上方的大梁上,经年烟薰火燎,一股子疙拉味。没有油,吊起来,薰一层烟火,才能密封保质。”

 

而对于四川腊肉,做法又不同了。底下放柏树枝烧火几个小时,薰得变色变红,有柏叶香气,更多的是烟薰气。

 

比腊肉更美味的,还要数当地的山菌。有山的地方就有山菌,在从明朗河去骑马河、毛河的一路上,山民们纷纷上坡采摘,有羊肚菌,有牛肝菌,还有香红菌,一篮子的色彩斑斓,一篮子的鲜嫩清香。

 

山民告诉我,晾干后多为南阳客贩收购,每斤羊肚菌60元,牛肝菌40元,香红菌20元,多远销广州、上海。


大山里:大口吃肉喝酒,八十多岁的老汉,唱老派山歌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主人力荐牛肝菌,于是,我把传统的香菇炒木耳换成了山韮炒牛肝菌。不一会儿,主人热腾腾端上来,第一口吃下去,鲜嫩,口爽,一股淡淡的清香,一丝不易觉察的滑腻,我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味道好极了!”同伴找不到更合适的词语表达这美妙的感受。王英武牛海蓉两口子笑盈盈站在一旁,美滋滋地享用我们这些山外客的夸奖。


山歌唱的响,不愁没婆娘

早就听闻卢氏的大山里,住着数位歌者,我们一路前行,一路打探,终于在阳坡组的一条沟的半坡,见到了83岁的歌者郭廷银。

 

彼时,他正躺在床上害病,房间阴暗,床头上方窗户照进来的一丝光亮,正好打在老人冒虚汗的额头上。老人勉强坐起,双腿担在床边,脚肿得穿不上鞋,说话间,手和身子一直在抖。


大山里:大口吃肉喝酒,八十多岁的老汉,唱老派山歌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郭廷银老人


老孙开玩笑道:“会唱十里亭,相婆娘不跑空。”我们大笑,老人也嘿嘿笑起。老人一直推说,年龄大了,不中了,记不起来了,唱不起来了。

 

停了一会,老人主动唱起酸歌来:“奴在园中掐荆芥,小郎躲在园墙外,要想玩耍快过来,进来一盆洗脚水,床跟一双拖板鞋,你洗洗上床来。要想瞌睡两头睡,要想那事这边来,小奴……”我们还没笑,老汉自己先笑起来,这次是哈哈大笑。

 

老伴下山去了,老伴小他12岁,我问:“是不是唱山歌唱来的?”郭廷银不好意思,“她那边路远,从前不认识,外村的。媒人介绍说,我会唱山歌,会唱劳号,活得可洒落,人家就翻山过来了。”

 

在葡萄沟,我们又见到了84岁的王长荣老汉,村头的百年老核桃树下,他一口气唱了20多首山歌。


大山里:大口吃肉喝酒,八十多岁的老汉,唱老派山歌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王长荣老汉


这时,来走亲戚的耿家村八旬老汉赵纪海也加入其中,两个老人两把小椅并排坐着,一人唱一首,挨住赵老汉他一气唱个不停,王老汉几次张开嘴巴,只好说,"那你唱吧!”,两人飚起歌来。

 

村里一个热心小青年跑回家,拿来二胡伴奏,走分别时,他问我啥时候还来,再叫几个老汉唱山歌,我们彼此留下手机号。

 

据说,山歌是老一辈人一辈一辈传下来的,是秦始皇修边疆建长城的受苦人编的,唱唱解心焦。

 

在那纷纷扬扬的大雪天,在一口口火塘旁,那长而又长的《山伯访友》、《陈姑赶舟》、《十里亭》,使山民们沉浸在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里,久久不忍离去。于是,黑夜不再那么漫长和单调,寒冷不再那么裹挟肌骨,品着山歌如同咂品那陈年的老玉谷酒……


作者简介:

张冲波,河南灵宝人,豫记专栏作者。毕业于河南农业大学,曾任卢氏县志副总编,现供职于农行三门峡分行崤山支行。近年致力于口述史写作,采访七十岁以上的老人,挖掘民间记忆。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