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麻尔法恭贺你的光临

宁要手里的石头 也不要梦里的金子

 
 
 

日志

 
 

【转载】生活在平原的人,最熟悉的意象是哪些?丨豫记  

2016-09-30 18:35:28|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在平原的人,最熟悉的意象是哪些?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提起平原,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麦田、杨树,还是稀疏的村庄里那些生活的亲人。当离家在外的人,时间积淀起来一种沧桑之感时,隔着时间去回望生活的平原时,那些曾与儿时的生活紧密相关的植物、事情和人们,总是让抽象的平原渐渐变得具体、清晰起来,且慢慢地浮现在我的眼前,好像我一伸手,就能触目到它们。同时,想起它们,我不知为何总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李文林丨文

豫记微信号:yjhltxdjm

白茅草

白茅草遍生不种庄稼的河坡、土岗、红荆园、坟地、羊蹄踩的窝里、甚至土屋的屋顶……如果没有庄稼,可能满地都是。

入春不久它们就齐刷刷地从地里钻出来了。在野地割草时,常常揪吃从草心生出不久的缨,我们称作茅茅缨,白嫩细腻,甜甜的,柔柔的。那么多,怎么能拔完呢。

生活在平原的人,最熟悉的意象是哪些?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就把它们平地割下来,当饲草喂牛羊。割也割不完,到了夏天,雪白的缨在风中招摇,似在等待,招唤。这是一种有灵性的草,通体干净。拔出的根白如盐雪,渗出的汁夜像母亲的奶水,放嘴里一嚼,甘甜,凛冽,立时让人精神一振。

高粱

高粱是我看着长高的。

青青的高粱,疏疏的高粱,在小河的北边摇摆,身高八尺。童年在高粱地里出没,还有一篮篮的草。胆怯的兔子窜进高粱地深处,让气喘吁吁的追赶无可奈何。

高粱列列而立。

生活在平原的人,最熟悉的意象是哪些?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有一天高粱的脸红了,垂下它的红盖头。我和姐姐拉着架子车去殺高粱。太阳快落时,姐姐被明晃晃的铁铲砍着脚了。高粱齐刷刷倒地上了。高粱被请到家里,在锅碗里笑,馍筐里笑。高粱杆成了房顶、隔扇、袅袅的炊烟。

姐姐的脚伤好时,高粱却泪汪汪地走了。一起走的还有北地明亮的小河水和姐姐渐渐长粗的黑辫子。

蓑衣

蓑衣大多由高粱或玉米叶子制成。也有麦杆或谷子杆的。

制蓑衣的农人有一双粗糙而灵巧的手。制成的蓑衣肥大、厚实,往墙上一挂,屋子顿时一亮。穿着它下地的人与地气拉得更近,更紧,辛苦的劳作似乎也变得轻松了;且富有一种夸饰的味道,或往往把那披蓑戴笠的农人误以为隐居的侠士,下地干活只是为了消磨耿耿于怀的大志。

它使种田变成一件更有趣的事。

生活在平原的人,最熟悉的意象是哪些?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蓑衣不仅御雨,还能抵挡寒冷。它身上散发的庄稼味和暖让挨饿受冻的农人生出略略的安慰和踏实。我少时偷偷穿过继生大伯的,铠甲一般,护住身子,一种说不出来的踏实。

小时我家东屋的南山墙上总是挂着一件,也用过。那东屋还在,就好像蓑衣也在。

耕牛

从地里干活回来的人,与牛拉着的木拖车并排走在回家的路上。他走进牛的眼睛里,变得小,欢快,像一个精灵。

土路上荡起一溜白面似的烟尘。傍晚的村子里鸡鸣犬吠。人们忙活着一天中最后的事。烧柴火的烟气从村头几家的土墙里飘出。

生活在平原的人,最熟悉的意象是哪些?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牛的脚步越来越快。那一枚铜钱中的人欢快,明亮,小得比未出生的婴儿还小得多。

葛淑君

葛淑君是我村北边不远一个叫水平郭村的。短发,脸相端正,眼睛不大不小,长长的,很有神,像复活长大的刘胡兰。让她方圆几十里扬名的不是相貌而是书说得好。

她一来说书,村里像过年。一连好几天,一部书说完,仍舍不得她走。到别的村去说,就跟到别的村听。比现在追星都痴。

月光下,方桌旁,惊堂木一拍,呱嗒板一响,唇舌摇动间,故事像条河从她嘴里流出,连星星都竖起了耳朵。《平原枪声》、《烈火金钢》、《哈尔滨奇案》,不知听了多少遍。现在还感觉哈尔滨仿佛遍地地洞,地洞内外遍地特务。马英、肖飞、孙定邦、史更新、何大拿,几十年了,还耳熟能详。

生活在平原的人,最熟悉的意象是哪些?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葛淑君现在不知在哪儿,我16岁出去上学后,再没见过她。但她说的书,说书时的神情一直烙印在我的记忆。她为何去学说书,跟谁学的,其中发生了什么事儿,我都不知道。她说书的本事,如果放到现在,我认为该拿国务院或省政府专家津贴。

我肯定要会去探寻她。不然会后悔。

盐池

盐池小小的,方方的,分布在离门口不远的大土岗边。大土岗很大,没见过山的我们认为那就是山。这样的“山”在我们村四周有许多。上面只生红荆与蒿草。

红荆是主人有意揳上去的。一人高的青蒿则是自已长出来的。这一座座“山”就是那小小的盐池日积月累吐出的废品——先辈们在地里刮了盐土,一手推车一手推车地推来熬烧,在盐池里把盐碱分离出来,被分离的土堆在一起,慢慢便成了山——不知历经了多少时间,其间发生了多少或欢或悲的故事。

生活在平原的人,最熟悉的意象是哪些?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那盐池却给我们带来快乐。旁边的大土岗衬了我们的野性,钻进青蒿丛里捉迷藏,围着盐池跑圈,一跑就是老半天。盐池里白灰抹的表面亮光光的,很干静,又不潮。傍晚我们就赤脚在里面玩耍,晚上躺在上面露宿,下面热热的,像一个干燥的大床。

作者简介

李文林,封丘人,著有诗集《风吹》。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

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