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麻尔法恭贺你的光临

宁要手里的石头 也不要梦里的金子

 
 
 

日志

 
 

【转载】瓦刀 (小小说)  

2016-07-28 11:50:29|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先前的农村,如果有人卖房,一般说左邻右舍,前后毗接都想接手,扩展自家的地盘呗。卖房人也很希望出现这种情形,谁也想要,那价钱自然要往上抬嘛。

然而,李家庄上的天禄家卖房却遇了个冷场子,口风出去都小半年了,却没有一个人来上门接洽。天禄心里真不是滋味。唉,人走背字,喝凉水都塞牙。

其实,也不是谁都没有心思,天禄家房后的官生就有置办下来的打算,只是憋着,没有明确表示购买意向而已。以给人看风水为职业的官生固然有心计,其他几家也不傻,估计小算盘跟官生都一样。

众人之所以能沉住气,跟天禄家的房屋有说头有关。所谓的说头就是,此房屋不干净,用城里人的话说就是凶宅。且凶一次还不够,居然在十多年里接连发生过三次凶死。你说这房屋谁还敢要?

村里的老者都记得很清楚,这座房屋最早是上世纪六几年盖起来的,当时的屋主是个公家人,因“六二压”带着老婆孩子回到老家的。公家人呢,挣工资,有钱,那房子盖得是当时村里独一家,四溜墙全是砖包疙瘩,入深又大,厦坡又高,宽宽敞敞,窗明门阔,看着都舒服。可是,男主人在几百里外市里上班,回来一次也不易,所以多半时间并不在家。房屋落成也就三五年吧,出事了,男主人当天回来,次日就死在了自家炕上。男人一死,女人孩子呆在空空荡荡的院落里害怕,就再嫁了,房屋贱卖了事。

接手者图便宜,胆儿大,不信那些蝎虎,属于那种菩萨头上都敢撒尿的主儿。此人脾气暴,爱喝酒,酒后常打老婆。最后一次大概是出手实在重,老婆一伤心,趁男人在醉梦中,吊死在房梁上。

接着接手的就是天禄了。天禄胆儿不大,也穷,眼看着三十大几了还讨不到媳妇。就一间走风漏气的破柴厦,谁跟你呀,没办法,天禄一咬牙,就买下了当时几乎无人问津的凶宅。当然,天禄也不傻,在入住前,特意请了个法师,对房屋院落的风水进行了改造,包括对院门前的墙壁上嵌了个可有“泰山石敢当”的碑石,加高院墙以挡煞气,院落四界各悬了一面照妖镜等等,可惜厄运还是来了,天禄不到三岁的娃儿不知怎么就死在了村外的水塘里。

再下来,房屋及院落几乎白捡似地落到了官生手里。很快,官生就着手拆房了。尽管不住人,看着也害怕呀。反正图的是地界,又不是房屋,早拆掉早了心。

盖房呢,自下而上,而拆房正好反着。拆房的第一天,房屋不干净的原因终于被揭示了出来。原来,在屋脊的夹层里,赫然嵌着一把瓦刀。瓦刀亦刀,一把刀日日夜夜高悬于头顶,屋主人能有好事?

消息迅速传开,主人豁然开朗。那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在房屋封顶时将这把瓦刀塞进灰浆缝隙里呢?最大的嫌疑就是盖房时的泥瓦匠了。

那些还记得当时事情的老人们不由都打了个激灵:当时村里传闻泥瓦匠跟女主人早就不清不楚,房屋快盖成时又不知为什么俩人大吵一架。

可是,泥瓦匠如今早已作古。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