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麻尔法恭贺你的光临

宁要手里的石头 也不要梦里的金子

 
 
 

日志

 
 

【转载】一枚44年前的钢笔帽,就是父亲留给我最大的财富丨豫记  

2016-12-28 21:15:28|  分类: 情感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枚44年前的钢笔帽,就是父亲留给我最大的财富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吴贤德丨文

豫记微信号:yjhltxdjm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值得回忆和永远难忘的往事。昨日,我在收拾几年前从老家带到郑州旧木箱时,发现里面有一支不锈钢笔帽,在木箱里沉睡了44年却依然如新。攥着它,当年弟弟弄丢父亲钢笔的事像过电影一般,闪现在脑海。


一支钢笔究竟值多少钱?


60年代初,我出生在固始县一个偏僻的穷山沟。豫南的大别山区,现在看来有好山好水,可是,在80年代之前,我只能用穷得叮当响来描述它。整个村子,放眼望去,全是土坯茅草房。

 

除了国家干部,普通村民穿的,都是自己用棉花纺织的粗布衣裳,即使这样,衣服上是补丁摞补丁。论吃的,每年收的粮食,即使一天三顿喝稀饭,也只够支撑半年;剩余的全靠国家救济。父亲是生产队的会计,即使这样,依然喂不饱家里的好几张嘴,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


一枚44年前的钢笔帽,就是父亲留给我最大的财富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12岁时,我在村里小学读四年级,9岁的弟弟读一年级。

 

有一天,生产队要在全村收购农家肥,为了公平起见,每箩筐都要经过秆秤秤具体斤两,然后按照重量发工分。这个过程,由两个干部全程参与:一个人负责过称,一个记斤数。父亲是会计,自然要和记录数字打交道。

 

中午12点多,已经过了收工时间,可是父亲还没回家。母亲派我和弟弟去找父亲,我们弟兄俩一路小跑赶到收肥现场,父亲正和几个生产队干部在商量着什么。

 

一枚44年前的钢笔帽,就是父亲留给我最大的财富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见我和弟弟来了,随手把记帐本递给弟弟,说:“快回去让你母亲把饭菜盛好,我马上就回”。还特地叮嘱我们,帐本里插的钢笔不要弄丢了。

 

父亲如此重视这支上海金星钢笔,不仅仅那个年代物资匮乏,更因为它是县里奖励给父亲的。要知道,老一辈的乡村干部,一辈子兢兢业业。而钢笔,代表了一种荣誉和肯定。

 

丢了钢笔,罚跪是轻的


弟弟接过父亲手中记帐本,扭头就和我一块往家跑,刚到家,我和弟弟魂都吓飞了:父亲的账本里,只剩一个空笔帽了!没有了笔身,笔帽也就成了废品,父亲回家一定会狠揍我们的。这样想着,我和弟弟战战兢兢、结结巴巴地把丢笔的事情告诉了母亲。

 

母亲得知后,马上让我和弟弟赶快按着原路去找,并再三叮嘱道:“找不到,你俩千万别回来”。全村人都知道父亲脾气十分暴躁,我们兄妹几个在他面前,跟老鼠见猫没什么区别。

 

找到半路时,正好碰见回家的父亲,父亲问我和弟弟怎么还没回去,我顺口编个理由搪塞:“母亲让我和弟弟来看看,你怎么还没回家吃饭,饭菜都快凉了”。

 

那条路上,我和弟弟连找了几个来回,甚至跪在地上,把每棵小草根都翻了一遍,却也未见笔身踪影。眼瞅着下午上学时间快到了,村里同学们陆陆续续往学校走,我和弟弟不得不硬着头皮回家。

 

回到家里,父亲已从母亲口中得知真相。但令我奇怪的是,这次父亲并没有大发雷霆拿起棍棒,只是罚跪。父亲一边吃饭,一边警告:“罚跪是让你和弟弟长记性,今后不要再丢东西了”。

 

一枚44年前的钢笔帽,就是父亲留给我最大的财富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本想丢笔的事父亲不再追问了,星期天,父亲指着我和弟弟告诉道:今天你和弟弟—块到回来的路边,那口水塘里去仔细摸摸,是不是掉到水里去了。多亏我和弟弟都会水,并邀请同村同学一块寻找。可是摸了一个上午,仍然没找到。

 

更为奇怪的是,第二年春天,生产队为了修筑这口塘坝,把水塘里水全部抽干了,也没见到弟弟弄丢父亲的半支笔。父亲笔身究竟丢哪了?至今还是一个谜。当时全村人只有父亲一人有钢笔,其他人就是拾到也不敢拿出来用呀。

 

脾气暴躁的父亲,为啥人缘好


1978年农历正月十一,是我们全家人永远刻骨铭心和永远难忘的日子,患病的父亲由于家庭贫穷无钱医治,正值年轻力壮43岁父亲被病魔夺去了生命,上级在派人清对父亲生前所有账目时,查了几天,也没查到父亲贪占和挪用集体一分钱、一斤粮。

 

父亲出殡当天,公社(现乡镇)为了表彰父亲一生清廉,还特地安排干部代表们带着花圈亲临现场,为父亲召开追悼会。

 

追悼会上,当我哽咽着公社事先为父亲写好悼词时,全场很多邻居都放声大哭。父亲棺木抬出家门安葬,为父亲送灵柩的人足足站了一华里。据说,有这种群众待遇的,父亲是整个公社从往至今唯一的一人。


一枚44年前的钢笔帽,就是父亲留给我最大的财富丨豫记 - 豫记 - 豫记

 

父亲去世后,我和母亲在偶然提起当年丢钢笔的事情。母亲含泪告诉我和弟弟,按照父亲脾气,轻则手打肿,重则打的屁股三天不能挨凳子。我们之所以只是罚跪,是因为母亲把平时卖鸡蛋攒下的两块多钱,给了父亲买了一支新的。


父亲是大队的会计,掌管着一千多人的财政大权。买支钢笔本来是件很容易的小事,公家完全可以报销。但是,由于丢笔是因为私人原因,父亲认为公家不应该报销。父亲就是这样的人,公私分明,从来没有贪过公家的一分钱。

 

事情虽然过去44年了,但我仍然记忆犹新,每每想起还直想掉泪,想想父亲那个年代,看看今天这个年代,谁敢站说自己一身清白?不是夸我父亲,因为在那个时代,不说百分百,至少九成的基层官员都是清白的。

 

要用功读书,凡事不能怕吃苦,更不能贪占人家便宜,要多帮助人,严要求自己……若说父亲给我们兄妹留下了什么遗产,这些道理就是最大的财富。


作者简介:

吴贤德,男,1963年生,祖籍大别山下固始县。现为固始县总工会驻郑州农民工维权中心副主任,自由撰稿人、摄影师。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