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麻尔法恭贺你的光临

宁要手里的石头 也不要梦里的金子

 
 
 

日志

 
 

【转载】骡子的故事------以及从骡子身上想到的  

2016-12-18 20:39:35|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骡子最多可以驮重一百四十公斤,每天可以连续行走七小时,长达二十天。这是马和驴都做不到的。马最多驮重一百三十公斤,驴最多七十公斤,这样的驮重下,马和驴最多分别可以连续行走四小时和三小时,长达七天。而在此期间,马的食量比骡子多出近四倍,驴子则多出百分之二十。骡子不仅食量小,而且不挑食,随便吃点什么都可以。


真是不吃草还能跑的好东西呀!





                                                        骡子的故事------以及从骡子身上想到的 - 安遵旭 - 安遵旭的博客

   



                     骡子的故事------以及从骡子身上想到的 - 安遵旭 - 安遵旭的博客




                                                      骡子的故事------以及从骡子身上想到的 - 安遵旭 - 安遵旭的博客

 

很多人知道骡子是驴和马交配的产物,却不大清楚必须是公驴和母马交配。这种骡子我们中国人称为“马骡”,英文叫 mule。当然也有公马和母驴交配的,中文称“驴骡”,英文是 hinny。驴骡继承了驴和马的缺点,体型弱小,承重很少,容易得病,寿命短,也不好交配。所以通常的“骡子”是指马骡 mule,也就是公驴和母马交配的产物。

骡子是世界上物质功用性最大的动物,它的驮重几乎和牛相等,却比牛敏捷得多,速度快得多,食量更是小得多。唯一驮重超过骡子的是骆驼,但是它们有很大的缺陷,速度极慢,食量极大,而且不好驯养和驾驭。另外,作为反刍动物的骆驼经常从嘴里排出难闻的气味,有时甚至可以致人中毒。骆驼还经常发出很大的吼声,不宜用作军事用途。骆驼的吼声容易让马受惊,因此骆驼和马通常不能一起使用。而骡子和骆驼可以一起使用。

骡子不仅不易受惊,而且情绪稳定,非常安静,更是吃苦耐劳。当然,骡子有骡子的性格和脾气,比较犟。所以我们有时称某犟人为“骡子”或“骡子脾气”。而实际上骡子犯犟,通常是在其生病或感觉到威胁的时候。一旦骡子不听话,主人通常会警觉到周围可能潜伏的危险。这也是骡子军事功用性很高的原因之一。

骡子的物质功用性是无可替代的。在第三世界,骡子至今在交通运输和生产活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中国是世界上骡子数量最多的国家,超过三千万头(好像不用“匹”),其次是墨西哥。我们耳能详熟的“马帮”,实际上是骡子帮,除了人们的坐骑之外,用来驮运物资的,都是骡子。在交通不发达的山区,骡子几乎是唯一的交通工具,无可替代,乃居民最重要的家庭资产之一。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街道上奔驰宝马飞驶而过,都市白领在豪华用品店里流连扫货,红男绿女在酒吧里尽情狂欢的时候,骡子仍旧在神州的山区埋头而行,驮载着艰难岁月,入木三分地书写着历史中国挥汗前进的每一个字划。

骡子唯一的局限是没有生育能力,不能传种接代。死了以后必须重新再买。

史书上第一次记载道骡子是在公元六百年前的巴比伦时期(至于在中国,我就不大清楚了)。美国第一次出现骡子是在独立战争时期:乔治. 华盛顿收到来自西班牙国王的礼物。当时美国人对骡子非常陌生,认为它是体型较大的驴,所以最初称为“安达卢西亚驴”。华盛顿对这种吃苦耐劳的动物喜爱有加,称其为“分外美好的物种” a race of extraordinary goodness。经过大力推广和培养,骡子不仅成为美国军队主要的交通运输工具,更是农民主要的生产手段。和中国不同,当时的美国,犁地的不是牛而是骡子。到了 1930 年,美国的骡子数目达到五百万头,几乎每十一个美国人就有一头骡子。美国著名作家威廉. 福克纳曾经这样赞美骡子:“它拉犁,拉车,驮重,载人。而且那样无怨无悔甚至高高兴兴地工作。它一生中获得的唯一特权就是撂蹄子踢你一次------只一次。”

在历次战争中,骡子为美军立下汗马功劳,在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意大利西西里岛战役中,美军依靠骡子队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运输部队急需的迫击跑、炮弹、子弹和人员给养,才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全歼守卫的德军。当时“参战”的骡子多达一万头。巴顿将军声称,如果骡子的数目能增加一倍,整个欧洲战场甚至二次大战能够提前数月结束。直到 1956 年骡子才完全在美军退役。此后,美军全方位实现机械化,卡车、吉普车、各种型号的拖车甚至直升飞机替代了骡子。

好像解放军是九十年代才完全将骡子除役的。我记得 1973 年曾见到驻扎洛阳的四十三军(解放军历史最悠久的部队之一,前身是号称铁军的叶挺独立团,长征时为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第二师。抗战时期是八路军一一五师的教导团,参加过平型关战役,后改编为新四军第三师。解放战争中开赴东北,扩编为东北民主联军即后来第四野战军的第六纵队,参加三下临江和攻打锦州的战役,并一直挺进到海南。这支部队也是 1979 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广西战线攻打谅山的主力部队之一)进行“拉练”演习,队伍里有很多骡子,驮着炮和其他军事装备,以及锅碗瓢盆等炊事用具。可是 1979 年从越南战场归来,在洛阳举行阅兵时,已不见骡子,一色的汽车牵引式榴弹炮和加农炮。

1979 年,骡子曾是美国大宗出口物资之一。当时阿富汗游击队抵抗苏军入侵,需要大量的骡子来运载国外支援的军事作战装备,而当地缺乏大量繁殖骡子的能力,美国凭借其高度发达的畜牧科技,大量繁育骡子并向该地出口。而现在这些游击队摇身一变成了反美的塔利班,枪口对准了美国,所以骡子又成为美国禁止向该地出口的战略管制物资之一。现在骡子是驻阿富汗美军部队以及中情局特战部队重要的运输工具。阿富汗大部分国土是贫瘠荒凉的山区,交通条件极为恶劣,只有崎岖的羊肠小道可供利用。在这里,骡子是唯一可以利用的运输工具。牛和马无法像骡子那样可以长时间驮载重物行走,而且也不适合山地特别是崎岖而危险的羊肠小道。牛太慢太笨吃得太多,马太娇气容易疲倦而且发脾气。所以只能靠骡子。骡子是比机械化交通运输更为可靠,更为经济的工具。据驻阿美军指挥部计算,骡子运输每一百磅(约四十二公斤)物资的成本是每英里(约一点六三公里)一点二美元,汽车是二十七点三美元,直升飞机是一百一十三点五美元。派遣阿富汗的美军部队的后勤部门和特战部队,特别是海军陆战队的作战人员,都被要求掌握驾驭骡子和使用骡子来运输物资的技能。在加州的桥港(又可译为布里奇波特 Bridgeport)有一个海军陆战队山地作战训练中心,其必修课目之一是掌握使用骡子,包括用空降手段将骡子投放特定作战地区的技术。



                                      骡子的故事------以及从骡子身上想到的 - 安遵旭 - 安遵旭的博客




                                      骡子的故事------以及从骡子身上想到的 - 安遵旭 - 安遵旭的博客




                                      骡子的故事------以及从骡子身上想到的 - 安遵旭 - 安遵旭的博客

 

除了这些物质功用性之外,骡子在美国也越来越广泛地使用与娱乐和休闲。很多人特别是女性,经常骑骡子,因为骡子不仅耐久力强,更温顺听话,比马更聪明,更容易“伺候”,而且也非常便宜。目前一头骡子的市场价格在二千五百美元左右,而一匹马的价格平均十倍于此,纯种马甚至能卖到百万美元以上。骡子的使用年限长达二十五年,而马却不到十年。



                                                          骡子的故事------以及从骡子身上想到的 - 安遵旭 - 安遵旭的博客




                                   骡子的故事------以及从骡子身上想到的 - 安遵旭 - 安遵旭的博客

 

我对骡子并不陌生。我曾下乡三年。乡村生产队里都有骡子。所谓马车,其实都是骡子在拉。

可以说,骡子是对人类生活贡献最大,却最被人类忽视和轻略的动物。我们歌颂老黄牛精神,歌颂千里马精神,却没有一个人会去歌颂骡子。作为马族成员,马占去了所有的光环和功劳,骡子永远像后娘养的孩子一样默默无闻地做苦力,吃得最少,索取最少,却付出最多。人类最勤恳,最吃苦耐劳,最任劳任怨,最忠实可靠的伴侣和助手,是骡子。

可是我们却轻忽了骡子,完全没有把骡子放在心上。在我们心目中最可爱的动物名单里,永远不会有骡子。你喜爱小白鼠小白猫,喜爱小狗小猪小兔子,喜爱小乌龟小八哥还有小蛐蛐,却不会去喜爱骡子。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现代人类的道德审美观。在我们的道德审美观里,真正的努力,勤奋的劳作,诚实而勤笃的品性往往都是没有地位也没有分量的。人们疯狂地追星,心甘情愿地做无聊的粉丝,却不会有一个人向终日劳苦的农民和城市的环卫工人道一声感谢。

我们最核心的意识模式便是轻视劳动,轻视以汗水和难以忍受的体能牺牲来换得生产成果的最艰苦的人类活动,轻视只能从这些劳动和体能牺牲中产生的关于奉献、利他、关怀、真挚怜爱的世界观。相反,最大限度甚至贪婪地攫取,最大限度甚至疯狂的掌控和操纵,成为社会成员美德的至高标度,成为社会活动的黄金尺杆。我们以攫取或获取而非以奉献或付出来丈量我们自身的价值。

我们生活在付出和奉献失去了意涵,利他主义和内心的关怀丢落了依据的时代。

此时,骡子让我想起另一个年代,另一种世界与认知。因此我感谢骡子。

感谢它们做出的令大部分人类都惭愧不已的贡献。

感谢它们令大部分人类都相形见绌的沉着而厚实的禀性。

感谢它们的忍辱负重为我描绘完全无私和完美坚韧的永久影像。

感谢它们让我知道沉重背负下流汗向前的辛劳是文明永不可替换的牢固根基。

感谢它们让我看到人类历史艰难延伸和缓行的踉跄步履,看到我们生活片段中最朴实无华的底色。

感谢它们让我看到甘心被埋没和无视,却坚定而永久地支撑进步、人类福利与笑声的耐力与决心,看到无尽无悔的付出却不求任何回报的最坚实而不容诋毁的美德。

我感谢骡子。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