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麻尔法恭贺你的光临

宁要手里的石头 也不要梦里的金子

 
 
 

日志

 
 

【转载】老家的房屋不管怎么变换,不变的是游子的乡愁 | 豫记  

2016-11-30 13:58:53|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家的房屋不管怎么变换,不变的是游子的乡愁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老家是黄河边不远的一个小村,这几十年间除经历油灯变电灯,土路变油路,手工耕作到机械化作业,饥寒交迫到衣食无忧的许多变化外,另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房子,从土房、到瓦房,再到现在随处可见但没有什么特点的楼房。这种变化总是牵动着离家在外的人,让乡愁变得复杂而浓厚起来,但不管外在的建筑物怎么变化,你离开或回到它们面前,这种情感总能搅得你心神不安。


李文林 | 文

豫记微信号:yjhltxdjm


几十年前有关土房的记忆仍然清晰。

黄土掺了麦秸等物一点一点垛起来,几根木棍撑着就是窗户,虫拱鼠窜,低矮潮湿。好一点的用土坯垒砌,较为规矩些。

后推几年,一些境况好点的开始用青砖了,“里生外熟”,土话叫“贴锅饼”,即墙外面用砖(砖是立着用),里面用土坯,已是一大进步了。


老家的房屋不管怎么变换,不变的是游子的乡愁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记得最清楚的是刘刷家,人家都“里生外熟了”,他家仍然是一摸高的土房,成了村民背地里说笑的资料。

“啥时候盖新房啊?”“等到世界大战后再盖!”在济源煤矿当工人的刘刷他爹如是说。

他的意思是原子弹会把所有的房子摧毁,都一样了,过后再盖,你们还吃亏哩!这话不知是出于真实的想法或只是揶揄笑闹,无从得知。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穷,盖不起呗!


老家的房屋不管怎么变换,不变的是游子的乡愁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又过几年,“里生外熟”已然落伍,兴起了推倒重来热。短短一阵子,一律换了青砖到顶的砖瓦房。屋子干净了,规整了,不再遭漏雨透风的罪。

这期间不知流了多少汗,出了多少力,但一个个高兴、满足。特别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们,大人们,等着住新房娶媳妇的大小伙们。

前几天回了趟老家,又让我吃惊不小:好端端的砖瓦房不见了,代之的是一幢幢两层小楼,另有几家正在热火朝天的施工。


老刘家的儿子们也长大了,土屋的影子早已不见,世界大战没打,两个儿子的小楼拔地而起。


老家的房屋不管怎么变换,不变的是游子的乡愁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再过几年不知老家的房子会有啥新花样?

同时我也纳闷:我们号称“秦砖汉瓦”的砖瓦史那么长,为什么一直到六、七十年代还用不起砖瓦,住土房。

而这短短的几十年,却有这么大的变化,老家房子的变化着实让我打心里感奋、高兴,但周期短、有点无序的问题也让我焦虑,我最感兴趣的是,我们的家园怎样建设才达到最好。

就是这样的房屋,无论它建成什么样子,总有一种情感与之相连相生,那就是乡愁。不管是最早的土房,还是之后的瓦房、楼房,都生长着这样的情感,让离家在外的人知道自己的根在哪。

从这样的房屋里,几乎每个走出的人也都会有这种情愫。


老家的房屋不管怎么变换,不变的是游子的乡愁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乡愁,从最初始的地方出发,一路跟随,伴你一生,如年年春草绿,去复来,来复去,绵绵无绝;像积存的酒,愈久弥香,醇味悠远。

乡是什么呢?是你在这个世界上首先落地的地方,是你第一次睁眼看到的一切,是你蹒跚学步的地方,青梅竹马的地方,淘气和恶作剧的地方。


那里有母亲、父亲、爷爷奶奶、兄弟姐妹,有邻居、街坊、乡里乡亲,有低矮的瓦房、弯腰的槐树、苔痕斑驳的老井、尘土飞扬的小路、一起长大的伙伴儿,有炊烟、草垛、奶奶的白发、小河里的水、月明地儿、小桥、村头、学校、柳笛,有满眼的庄稼、禾场、草木、雪雨霜风,童年、少年的一幕幕情景……


老家的房屋不管怎么变换,不变的是游子的乡愁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它给你最初的滋润,使你在这个地球上很不起眼的一个角落或微不足道的一点稍稍站定,用稚嫩的眼打量着周围,自然而然而又别无选择地受那传自悠远、淳朴可信的乡风民俗的呵护,做出许多可资骄傲的“小壮举”,也干了不少被大人嗔怪的 “坏事”。

一朝走出去,那平常不怎么留意的乡土,不知不觉成了你魂牵梦绕的地方,成了灵魂的栖居地和诗意的归宿。你无数次试图回归,却总是失败。你抱怨自己可能是真的长大了,老了,再找不回那野花满眼的旧乡故土了。觉得一切都变了,变得依稀,变得难以辨认。


老家的房屋不管怎么变换,不变的是游子的乡愁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越是这样,那种思乡情怀竟是攫得越紧。体会最深的可能是走得更远的白发游子。他们在童年、少年或是青年,从故乡的或者祖屋、巷口,或者村头、小桥,或是车站、河埠挥别,踏上了属于汽车、火车、轮船、飞机的颠沛流离。


在外省或异国他乡,开始了生命和生活的奔波,也同时拉开了思乡的序幕。曾几何时,在奔忙劳碌的间隙,在偶然的一个回头,在傍晚,深夜,在茶里,酒中,他仿佛看到了故乡的月亮、星星、白云、流水、屋舍、炊烟,闻到了故乡中泥土的清香。


老家的房屋不管怎么变换,不变的是游子的乡愁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他们可能在几年、几十年的漂泊羁旅后回来了。故乡已面目全非,已不能把它完整地找回,但毕竟圆了一生最大的心愿。不管你在外成功与否,故乡仍会一如故往地把你接纳,像土地接纳草叶上的露水。但遗憾的是,有的远行,一旦挥手,即成永诀。

故乡成了他心中永久的痛,成了他的遗愿。


乡是一个很小的地方,一个小村、一条小巷、三里五里、鸡鸣犬吠。但在游子的心中却可以无限延展,延展到茶饭不思,坐卧不安。


老家的房屋不管怎么变换,不变的是游子的乡愁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这就是愁,发自祖居故土和内心深处的原始情思。这缕乡思可能源于母亲混浊的眼神或袅袅上升的炊烟,通江达河、漂洋过海地来到梦中。

它让你心升两翼,恨不得即刻踏上归乡的旅途,来到老家这样的房屋前,跪在门外,怯怯地、试探似的用力喊一声“娘!”,而不管你老家的房屋怎样,是记忆中的瓦房样子,还是多数变化的没有特点的楼房,那个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母亲,总能把你的一路酝酿的情感推向顶端。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李文林,封丘人,著有诗集《风吹》。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