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麻尔法恭贺你的光临

宁要手里的石头 也不要梦里的金子

 
 
 

日志

 
 

【转载】老北京猪市大街上的几个小业主〔图〕  

2016-11-02 21:09:29|  分类: 情感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北京猪市大街上的几个小业主〔图〕 - 秦全耀 - 秦全耀的博客老北京猪市大街上的几个小业主〔图〕 - 秦全耀 - 秦全耀的博客


东四西大街,文革时改名五四大街,文革前一直叫猪市大街。明朝年间,在北京内城东部以东四为中心,以东四牌楼为基点,朝西叫作猪市大街,简称猪市。这条街上,历史上曾经分散着数十家猪店和猪肉铺,它们每天连夜将当天收购来的生猪宰杀,以便第二天摆上案台供大家购买。这种程序年复一年,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共产党全面接管后,这种景象才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

猪市大街上买卖兴隆,从东口(东四牌楼西)路北向西依次有谱云楼、晋记行(自行车零件)、合盛公、宝文祥(自行车零件)、通盛合铜铺(制作铜锅)、文具店、汪元昌茶叶店等。老秦家正好夹在文具店和汪元昌茶叶店之间,从上面那张老图片上可看个清清楚楚。猪市大街时是门牌甲25号,变成五四大街就成了71号。


当1949年解放军进城时,老百姓相信共产党。后来又是土改,又是镇反、三反五反、公私合营,到了六十年代,吃穿住行,今不如昔,人们普遍敢怒而不敢言, 一个被服厂工作的老街坊金有钟大爷就是因为嘴上少了个把门的说了几句实话,文革时被枪毙了。

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毛泽东时代的我打小挨饿,粉碎四人帮前只在东来顺吃过一次涮羊肉。爷爷说:今天的生活苦啊,比不了民国。 有一次在东来顺吃肉饼,门口的阶级斗争宣传栏,控诉丁老掌柜如何盘剥工人。爷爷对我说,咱北京有“三顺”,东来顺、天义顺、永昌顺,都是他们哥三个开的,掌柜人都很好。

爷爷退休后工资29.7元,生活状况下降。到了文革又被强行降到16元。一直到他老人家1979年去世。改革好日子来了,爷爷走了,没赶上。这辈子的命好苦。

汪元昌茶庄解放前是北京名店,不比吴裕泰名气小。据《百 年北京》作者陈君远先生曾这样记录“汪元昌茶庄”:位于东四西大街路北,大沟巷的南口,是昔日北京茶叶行的六大家之一,是由安徽汪姓茶商于清同治年间开设 的茶庄,有150年历史了。汪元昌茶庄所以生意兴旺,主要是由于它在福建自办有茶场,有专人在安徽采办茶叶,自己用茉莉花熏制拼配。因此,成本低,茶叶质 量高。汪元昌茶庄于1956年参加公私合营,一层是东城区茶叶公司的零售商店。1958年并点后,汪元昌茶庄就撤点了,小楼成为汪家九口人的住房。

解放前夕,爷爷租下了汪元昌茶叶铺的一间十多平米铺面,开了家“全生永”估衣店,把收上来的旧衣服经过奶奶缝补,又都卖出。从文革被收为公有前,房租是每月7元,一直是由我每月初送到汪家的小楼上。

汪爷爷,大高个,爱笑,每天早上倒尿盆时都会相遇。文革发生不久,身为资本家的汪爷爷和汪奶奶不得不离开北京回了安徽老家。

八十年代中期国家落实私房政策,父母在第一时问给汪家腾了房。当时没人理解,为什么不借此向国家要房呢?

到了1992年,汪家少掌柜子汪立平已是东城副食东四北基层店的经理,我去为企业租个库房。他说一切优先,这是我们两家三代人的承诺,谁都不会做出“差钱”的事来。

改革开放后,我们两家都有铺面房出租。九十年代中旬汪立平对我说:老母去世很突然,至今都不知家底放在哪里。你可得跟秦大妈问清楚。

文革前,猪市大街上有个文具店,除了卖纸墨笔砚本还卖浆糊。那时小学生有手工课,所以都去那点捣浆糊,什么钱不钱,店主刘爷爷和刘奶奶从不在乎。

刘爷爷,北大毕业,中文底子十分深厚。解放前,刘爷爷买下了个临街的小院,独门独户。每到夏天晚上门口乘凉,他总给我讲棒打芦花、埋儿奉母、卖身葬父的故事。

文革开始后,文具店被查封。刘爷爷的小院被没收,只给了他们老两口一个七平米的小屋。1969年9月2日,胡志明去世一周后,刘爷爷去世。此前我去看他,他还是那么幽默:人生七十古来稀。胡志明七十九,我七十六。

毛 泽东时代搞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尽管吃不饱穿不好饥寒交迫,但人人胆小谁也不敢对社会不满。一次小学同学杨宝贵打着竹板指着大街上拾荒的说了句,检破烂 的多受罪,那是万恶的旧社会。正好被京城有一号的修脚一绝“妙手堂王希子安”爷爷听见,他马上让我把同学的爸爸找来说,把孩子的嘴管好,咱们街上的那几个 右派不都是嘴上缺了个把门的。

从小在东四牌楼西边的猪市大街长大,而希子安爷爷就是这条街上的名人。希子安爷爷姓什么,不知道。因有块“妙手堂王希子安”的牌子,我们都尊敬地称其为王子安爷爷。

虽然大割资本主义尾巴,王爷爷的修脚店被关停并转成了公用电话间,但还是时不时地有人上门修脚。修脚常常出血,王爷爷风趣地说:黄家驷和吴英剀是“胸外科”,我就是个不打麻药的“凶外科”。而且,吴英剀还和我一样,都是旗人。

王爷爷孤身未婚,只上过几年私塾,却文化品味极高看些发黄的线装书。七十年代初老秦泡过病假,时不时地帮着王爷爷看公用电话。每月到东四银行交一次费,八成都是硬币,非半个小时不可。王爷爷指派:沾钱的事非老秦家的孩子莫属。

文 革开始时,毛主席的光辉形象上了大茶壶后,王爷爷找到了街道的王主任反应。他认为这是对毛主席的极不尊重,应立即停止。为此,王爷爷还写了书面材料,用毛 笔写的,那字漂亮极了。1968年过后,市场上再也没有看到过有毛主席和林副主席的茶壶有售。据说有关方面采纳了王爷爷的意见,为此他老人家骄傲地宣称是 我把毛主席拽下了大茶壶。

王爷爷有句名言:解放前猪市大街上刮地皮都能刮出二斤猪油来,如今却见不着油腥。文革时这句话遭批,街道王主任站出来挺身救驾,这是在控诉旧社会的卫生脏乱差。

王爷爷一生未婚。常说“妙手堂王”和毛主席同岁,皆是1893癸巳年清光绪十九年生人。

这就是猪市大街上的几个小业主,他们没有红色基因,个个都是那么善良宽厚。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